當前位置:靈雨國學匯館 >> 國學經典 >> 瀏覽文章

晏子故事系列

 日期:2014年10月16日 來源:本站原創 瀏覽:
摘要:            晏嬰(公元前578年-公元前500年),字仲,謚平,習慣上多稱平仲,又稱晏子,夷維人(今山東高密)。春秋后期一位重要的政治家、思想家、外交家。晏嬰是齊國上大夫晏弱之子。以生活節儉,謙恭下士著稱。據說晏嬰身

      點擊瀏覽下一頁
     晏嬰(公元前578年-公元前500年),字仲,謚平,習慣上多稱平仲,又稱晏子,夷維人(今山東高密)。春秋后期一位重要的政治家、思想家、外交家。晏嬰是齊國上大夫晏弱之子。以生活節儉,謙恭下士著稱。據說晏嬰身材不高,其貌不揚。齊靈公二十六年(前556年)晏弱病死,晏嬰繼任為上大夫。

  晏(yàn)嬰歷任齊靈公、齊莊公、齊景公三朝,輔政長達50余年。周敬王二十年(公元前500年),晏嬰病逝。孔丘(孔子)曾贊曰:“救民百姓而不夸,行補三君而不有,晏子果君子也!”現存晏嬰墓在山東淄博齊都鎮永順村東南約350米。

  晏嬰頭腦機靈,能言善辯。內輔國政,屢諫齊君。對外他既富有靈活性,又堅持原則性,出使不受辱,捍衛了齊國的國格和國威。司馬遷非常推崇晏嬰,將其比為管仲。

  晏嬰是齊國上大夫晏弱之子。以生活節儉,謙恭下士著稱。

齊景公欲誅養馬之人

  春秋時期,齊國的國君齊景公有一匹心愛的馬,交給養馬的官吏看養,并且囑咐要好好照料馬兒。誰想有一天,馬突然得了暴病死了,連養馬人都不知是何緣故。

  齊景公得知后,十分傷心,同時也很生氣,一定要派人將養馬者肢解處死。

  晏子此時侍立于旁,眾臣們見君王暴怒,也不知說何是好。聽齊景公一聲令下后,左右的侍衛便要進前去抓養馬者。晏子見了,馬上站了出來,示意侍衛暫且住手,自己便向齊景公請問道:“君上,肢解人也須有個方法步驟,但不知古圣堯舜肢解人,是先從哪兒下手的啊?”

  正當惱怒的景公一聽,大吃一驚,想堯舜是一代圣王,愛民如子,哪會肢解人?自己如今這樣做,怕與圣賢背道而馳,反與桀紂為伍了。內心有所慚愧,便順口說道:“從寡人開始。”侍衛們一聽,于是退下。

  雖收回肢解之令,可景公余怒未消,下令說:“免去肢解,將他交付牢獄,處以死刑吧。”

  晏子聽了,并沒有再阻止,只是向景公作禮問道:“君王,此人真是罪大莫及,只可惜他還不知道為什么要被處死,恐怕會死不瞑目。不如讓微臣替君王將他的罪狀一一說明,也叫他知道自己所犯之罪,然后再交獄執行,好讓他死得甘心,您覺得可以嗎?”

  齊景公一聽,覺得晏子的話也不錯,便答應了。

  晏子于是上前,當著眾臣之面,開始數說起養馬的人來:“你知不知道,你犯有三條大罪:第一條,君王讓你養馬,結果不小心,馬暴斃死了,等于你殺了馬,應當判你死刑;第二條,死的馬是君王最愛的馬,應當判處死刑;第三條,君王因為一匹馬就殺人,讓全國的百姓聽說此事,必定會因此埋怨我君愛馬勝于愛人;諸侯如果聽說此事,必定會輕視我們的國家。但是追究原因,只是由于你把君王的馬養死了,最后竟讓百姓生怨,兵力削弱于鄰國,更應當判處死刑。現在,交付獄吏,執行死刑吧!”

  齊景公在座上聽后,不禁驚出一身冷汗,條條都不足判養馬者死刑,并由此也見到自己的過錯,不由喟然長嘆,對晏子說道:“先生您就開釋他吧,開釋他吧!無論如何,也不能因此傷了我的仁德啊!”


家有老妻

  晏子是一個德才兼備之人,在齊國輔佐了三代君王,他雖身居高位,俸祿豐厚,自己卻樸素節儉,將多余的財物用來幫助親族,對百姓體恤有加,而他對自己妻子的道義情誼,同樣令人稱贊不已。

  齊景公當政時期,晏子以自己的智慧德行,幫助景公治理朝政,深受景公器重。景公正好有一個心愛的女兒,年輕美貌,便想將女兒嫁給晏子。

  一天,齊景公到晏子家中作客,喝到盡興的時候,景公正巧看到晏子的妻子,便向晏子問道:“剛才那位是先生的妻子嗎?”

  晏子答道:“是的。”

  景公笑著說:“嘻,又老又丑啊!寡人有個女兒,年輕貌美,不如嫁給先生吧。”

  晏子聽后,恭謹地站起來,離開坐席,向景公作禮道:“回君上,如今臣下的妻子雖然又老又丑,但臣下與她共同生活在一起已經很久了,自然也見過她年輕美好的時候。而且為人妻的,本以少壯托附一生至年老,美貌托身到衰丑。妻子在年輕姣好的時候,將終身托付給我,我納聘迎娶接納了,跟臣一起這么多年,君王雖然現有榮賜,可晏嬰豈能違背她年輕時對臣的托付呢?”

  于是,晏子再拜了兩拜,委婉辭謝了景公,景公見晏嬰如此重視夫妻之義,便也不再提及此事。

  有一次,田無宇到晏子家中,見晏子一人在內室,有一位婦人從屋內走了出來,頭發斑白,穿著黑色的粗布衣服,十分儉樸。田無宇假裝不知道,故意用譏諷的語氣對著晏子說道:“剛才那個從室內出來的人是誰啊?”

  晏子禮貌地答道:“是我家妻子。”

  田無宇看著晏子說:“貴為中卿的地位,食邑田稅所入一年可達七十萬,為何還要用老妻啊?”

  晏子于是說:“晏嬰聽說,休掉年老的妻子稱為亂;納娶年少的美妾稱為淫;見色忘義,處富貴就背棄倫常稱為逆道。晏嬰怎么可以有淫亂的行為,不顧倫理,逆反古人之道呢?”

晏子治東阿

  晏子名嬰,萊(山東)之夷維人,為齊國桓子弱之子,以邑為姓。晏子不僅德行出眾,而且智慧過人,但從不追名逐利,也不攀求貴族強權。

  在輔佐齊景公時期,有一次,景公派遣晏子管理東阿這個地方,晏子于是受命前往。

  不曾想,晏子到東阿治理三年后,竟名聲敗壞,國人皆知。

  消息傳到景公耳中時,景公非常不高興,召請晏子回來,當面訓責他說:“寡人以為以先生的才能,治理東阿不在話下,故此派先生前往治理,可如今東阿卻亂得不像樣,您回去好好反省一番,寡人要大大地責罰先生!”

  因此,景公還要罷免晏子的職務。

  晏子見景公大為不悅,也未做任何解釋,只是作禮謝罪道:“晏嬰知道自己的過錯了,請再給臣一個治理東阿的機會,三年之后,聲譽必致全國,若仍不能治好,臣情愿受死。”

  齊景公聽了晏子的話,內心也有所不忍,便再次派他治理東阿。

  經過了三年,果然,晏子的好名聲響于全國。當晏子前來獻上賦稅簿時,齊景公非常歡喜,親自迎接晏子。

  晏子拜見景公后,景公坐下,向晏子致賀并贊賞他說:“先生您將東阿治理得真好啊!”欲獎賞晏子的政績,然而,晏子卻婉然謝絕,不肯接受。

  齊景公奇怪,問他為何不接受賞賜,晏子這才向景公作禮說道:

  “以往三年,晏嬰在治理東阿時,開辟交通,修筑道路,嚴密地方行政,防遏盜賊,故使淫邪放逸之人厭惡;尚勤尚儉,獎勵勤儉孝弟,處罰偷盜懶惰,于是懶惰成性之人厭惡;判決訟案,不避貴族強權,故強權貴族厭惡;左右之人及近侍者有所請求,合法就答應,違法就拒絕,故左右近侍不悅;事奉貴人時謹守禮節,不越禮犯分,因此也使貴人不悅。

  “如此,淫邪放逸之人,懶惰成性之人,強權貴族此三類人,對晏嬰不滿,毀壞臣的名聲在外;而左右近侍與貴人又在君王朝內敗壞臣的聲譽,故三年來臣弄得惡名昭彰,國人皆知,傳至國君。

  “現今,臣改變了以往的做法,小心地處理。不修道路,延緩建設;不獎勵勤儉孝弟,也不處罰偷盜奸邪;判決訟案,尊重權貴意見。因此,淫邪、懶惰、貴強等人喜悅了,對臣贊譽在外;左右近侍有所請求,一律答應,前來賄賂也不拒絕;加重賦稅卻少納倉庫,媚事君王左右,阿諛權貴。如此,左右與貴人們也歡喜了,在君王朝內稱頌臣,善名美譽便傳于內外。

  “可往昔,晏嬰治理東阿時秉公守禮,救濟貧民,百姓無一受凍挨餓;而今臣之所為,卻使民無積貯,百姓過半食不果腹。原本應受獎賞的做法,君王卻惱怒,欲加嚴懲;現今應被殺頭的作為,您卻親自相迎,向臣道賀。臣實愚昧不明,不能再治東阿,愿乞骸骨回歸故里,讓位于賢者,怎敢再接受君王的賞賜啊!”

  于是,晏子向齊景公鄭重地拜了兩拜,準備離去。

  齊景公聽后頗為震驚,見晏子要走,連忙起身說:“先生您就勉力再治理東阿吧!東阿是先生的東阿,寡人將不再干預了。”

  由此,齊景公知道了晏子的賢德,于是重用他來輔佐國家大政,三年后而齊國大興。

晏子出使楚國

  晏子不僅德行出眾,而且頭腦機敏,能言善辯。有一次,晏子奉命出使楚國,楚王聽說后,對左右人說:“晏嬰,是齊國最能言善道之人,現在他要來,寡人欲羞辱他一番,該如何做呢?”

  于是,左右之人獻計種種。

  待到晏子如期出使楚國,至城門口時,楚人想要嘲笑他身材矮小,因此故意不開正門,而是在正門旁開了個小門來迎接他。

  在古時,家居院落等會在正門旁的墻根開個小門或留一小洞,方便狗兒出入。

  晏子見此,并沒有從小門進入,而是對著迎接的官員說道:“只有出使狗國者,才從狗門而入;而今晏嬰出使楚國,不當由此門而入。”

  迎賓官員一聽,臉色發紅,卻無言以對,只得打開城門,請晏子從大門堂堂正正進入。

  晏子覲見楚王后,楚王為之設宴賜酒。坐定后,楚王故意問晏子:“難道齊國沒有人了嗎?怎么派你當使者呢?”

  晏子作禮答道:“齊國的臨淄城有七千五百戶,人人張袖可成陰,揮汗可成雨,行人來往川流不息,站立時必須并肩接踵,怎么會沒有人呢?”

  楚王仍問:“那為什么要派你出使呢?”

  晏子答道:“齊國派遣使者,各有所出使的對象,賢者出使于賢君,不賢者出使于不賢之君。晏嬰最為不肖,故最適合出使楚國。”

  楚王本想借此羞辱晏子,此時被晏子一說反倒啞口無言,于是笑著賜晏子酒。

  待飲酒盡興時,恰好有二小臣綁一人從殿前經過,經過楚王面前,楚王問道:“綁住的人怎么了?所犯何罪?”

  臣子答道:“是齊國人,所犯是盜竊之罪。”

  楚王又看著晏子,說道:“難道齊人生性喜歡偷竊的嗎?”

  晏子離席而起,回答楚王:“晏嬰聽說,橘子生在淮南為橘,其味甜美,若生長在淮北就變成枳,酸小澀苦,其葉雖似,但果實味道卻不相同。為何會如此呢?實是水土不同的緣故啊。如今人民生活在齊國不偷竊,來到楚國卻偷竊,這難道是楚國的水土使他發生了變化嗎?”

  楚王見無論如何都羞辱不到晏子,反讓自己感到羞愧,于是笑著說道:“圣人真是不可加以戲弄的啊,寡人欲讓您受辱,反而自取其辱了。


晏子勸景公罷酒

  齊景公喜好飲酒,有一回興致很高,竟喝得酩酊大醉,過了三天才清醒下床。

  晏子晉見景公時,問候道:“君王飲酒過量,身體不適嗎?”

  景公回答:“是的。”

  晏子因而勸諫說:“古時飲酒,只要能達到賓主互通友好,聊以聯絡感情就夠了。因此,男的不群聚宴飲以妨害農事,女的不群聚燕樂以妨害女功。若男女聚會宴飲,也是遵守著往來之間酒不過五巡的禮節,若有超過,就會受到責罰。

  “君王能身體力行,對外則無積壓不辦的公事,對內也無昏憒敗德的行為。可如今君王一日飲酒,而三日沉睡,國家政事廢馳于外,左右近臣敗壞于內。平常那些作奸犯科,以畏懼刑罰而自我約束的人,等于幫助他們去為非作歹;而以賞譽相勸,潔身自愛的人,反而缺乏了積極為善的動力。

  “在上如離德悖行,為民便不重視賞罰。德行既不足觀,賞罰又失去作用,事如至此,就喪失了所以立國的原則了。但愿我君能節制不良嗜好,身服禮義,以德化民才是啊!”

  聽了晏子的勸說,景公也知道飲酒應適度。可后來,景公因為貪杯,飲酒七日七夜不止。臣子弘章見景公沉于酒樂,不務國事,不免心急如焚,于是到景公前直言相諫道:“君王飲酒已七日七夜,愿君上能立即罷酒,不然,請賜章一死!”

  聽到如此強烈的勸諫,景公不免心中不悅,只是未立即發作。

  晏子很適時地入見景公,景公便對晏子說:“弘章勸我說‘愿君王能立即罷酒,不然,請賜章一死!’如果寡人聽了他的話,就等于受制于臣子了;然不聽他勸而賜他一死,又于心不忍。”

  晏子聽了景公的話,便說道:“幸虧弘章遇到了像您這樣的國君,假使遇到的是夏桀、殷紂,說不定弘章早就活不成了。”

  景公一聽此話,便知自己一言一行都將影響深遠,一不小心恐怕名聲敗壞,也與桀紂同伍了,于是心領神會,不但不加罪于弘章,也罷酒不飲了。

景公掏雀

  齊景公有一次興起,去掏麻雀窩,可是掏出來后,卻發現麻雀太小了,于是又將它放回窩里。晏子恰好聽到此事,便未按通常朝會的時間,先行入見景公。

  景公因為掏出麻雀又放回去,穿著長袍來回折騰后,不禁汗流浹背,衣冠也因此不整,突然一回頭,看到晏子來,不免嚇了一跳。

  晏子向景公作禮問道:“不知君上在做什么,以至如此呢?”

  景公看看晏子,說:“寡人剛才在掏麻雀,因雀兒太小,故又將它放回原處。”

  晏子聽后,略退了幾步,向北面拜了兩拜,向景公致賀道:“我君有圣王之道啊!”

  景公聽了,不禁一驚,奇怪地問:“寡人掏麻雀,因為看到雀兒太小,所以將它放回原處,這與先生您說的圣王之道有什么關系呢?”

  晏子于是回答說:“君王掏雀,但因雀兒太小,便將它放回原處,這是慈愛幼小的表現。君王這仁愛的存心,都能施于禽獸,那更何況是人呢?這仁愛就是圣王之道啊!”

 

聲名歸君

  在晏子出使魯國期間,齊景公在全國征集了一些人,開始起造大臺之館,以供游玩、休息之用。到了年底,天氣已經變得很寒冷了,工程卻仍在進行,因此而受凍挨餓的大有人在。大家不免都有抱怨,國君不能體恤百姓,也一致盼望著晏子能早點兒回國,以解救他們的困苦。

  晏子回到齊國后,聽聞了景公大造臺館,使百姓很多挨凍受餓的事,但并未對此有什么表示。當晏子前往復命時,景公特意設宴慰勞他,隨后,景公請晏子入坐,兩人飲酒暢談,非常愉快。

  待酒酣盡興時,晏子起身對景公請求道:“君王若要賞賜微臣,臣請高歌一曲。”接著,晏子便唱了起來:“百姓們唱道:冷水淋濕了我的衣襟,寒徹骨髓,該怎么辦呢?朝廷侈靡,民生凋敝,不容我生存,該怎么辦呢?”歌聲悲泣,不免使人心酸。唱完后,晏子自己喟然長嘆,流下眼淚。

  景公看到晏子如此,馬上離席而起,走到他身旁,勸他說:“先生為何這般呢?莫非是因為大臺的工程嗎?寡人叫他們停工就是了。”晏子聽到景公這么說,便起身向景公再三禮拜致謝。

  之后,晏子辭別景公,并沒有馬上回家,卻悶聲不響直接走到大臺工地。到了工地,晏子竟二話不說,拿起藤條就打起那些工作不努力的人,一邊打,一邊還念叨著:“我們這些升斗小民,都有自己的房屋以避燥熱潮濕,現在,國君叫大家合力造一座大臺之館,還不能迅速完成,以后還能做什么事呢?”

  如此一來,所有的人都認為,晏子傷天害理,幫助君王虐待百姓,因此都說:“晏子助天為虐!”

  等晏子回去,還沒到家門口,景公就發出命令,叫迅速停工,于是整個工地的人歡喜非常,有車的駕車,沒車的就趕快走,一下子都一哄而散了。

  當孔子聽聞此事后,不禁喟然感嘆說:“古之善為人臣子的,聲名歸之君王,禍災歸于己身,在朝廷上就幫助君主去其不善,在外則高歌君王的德義。因此,雖然事奉的是無能的君主,卻可以使周邊各國朝拜順服,而他自己仍虛懷若谷,不夸耀是自己的功勞,時居今日,能當此無愧的,恐怕就是齊國的晏子吧!”

 

景公憐饑者

  一天,齊景公與一些大臣、官員到壽宮去游玩,無意間,景公看到一位老者,面黃肌瘦,背著一大捆木柴,像是餓了很久似的樣子,顯得疲憊不堪。

  景公看了,心里很難過,覺得他非常可憐,于是長長嘆了一口氣,交待相關官吏給予這位老者收養、照顧,免得他再勞累受餓。

  晏子在一旁,見到景公憐憫老者,便上前稱贊說:“臣聽說,喜好賢良的人而憐憫不幸的人,是執掌國家的根本,如今君王能憐愛老者,將恩惠廣施百姓,此乃治國之本啊!”

  齊景公聽了晏子的稱贊,心里非常高興,不覺露出了喜悅的笑容。晏子見了,便進一步說道:“圣明之君遇到賢良就喜好賢良,遇到不幸就憐憫不幸,看到有一人受苦,便會想到其他人。如今,臣請求君王下令,凡國內年老、幼弱等無助者,還有像鰥夫、寡婦沒有家室的,派各地官員調查清楚,然后給予他們妥善的安排與照顧,以此來廣施君王的恩惠。”

  景公聽了晏子的建議,更加歡喜,馬上答應下來,說:“這樣真是太好了,就照先生您說的去辦吧!”

  于是,在晏子的勸諫下,齊國內年老幼弱的人有了扶養與照料,鰥夫寡婦也重新有了家室,人民生活更加安定,一片和樂,大家因此都很感恩君王的恩德。

熒惑變位

  在齊景公當政之時,有一次,火星入居二十八星宿中虛宿的位置,并且整年都不移動。景公對此異相感到驚異不安,于是特地召來晏子問道:“寡人聽說,人行善受天賞賜,行不善受天懲罰。現今火星居于虛宿,是災禍之相,誰當承當此責任呢?”

  晏子直接回答說:“齊國應該承當。”

  齊景公聽了便很不高興,問道:“而今天下的大國,如晉、秦、齊、楚、吳等有十二個,都號稱諸侯,為什么偏偏是齊國應該承當?”

  晏子解釋道:“虛宿,屬于齊國的分野。況且天降災殃的對象,本是針對那些恃強為惡的國家,遇到善事不能勇為,推行政令反復無常,賢人疏遠,讒人反昌,百姓怨聲載道卻充耳不聞,還暗自求神祈福,碌碌無為又常掩過飾非,已經走向了滅亡的道路,不知顧影感傷反得意忘形。因此天上的二十八星宿,也亂了次序,彗星出現,熒惑應變,回返虛位,現不祥之兆,國有賢人卻不加以重用,再這樣下去,怎么可能不滅亡呢?”

  景公聽后不禁情急起來,問說:“這些不祥之兆,可以消除嗎?”

  晏子回答:“如果能實行消除的辦法,就可以消除,不能實行消除的辦法就沒法消除。”

  景公急切地追問:“先生您看寡人應該怎樣做呢?”

  晏子答說:“何不先釋放獄中冤屈的囚犯,使他們回家安心種田;散發文武百官的錢財,以施苦難人民;盡力救助那孤兒寡母和年邁體衰、無依無靠的人,尊敬老者。若能如此用心,百惡可消,何況這一個災禍之相呢?”

  齊景公聽了這番話,不由振作精神,說:“好!”于是,這樣實施了有三個月,火星果真離開了虛宿的位置,轉移走了。

金玉之履

  有一年冬天,齊景公做了一雙鞋,這雙鞋很特別,是拿黃金做鞋帶,白銀做裝飾,珍珠做連貫,美玉做鞋頭,長有一尺。齊景公很喜歡它,便在冰天雪地的嚴冬里穿上去處理朝政。

  在晏子前來朝見時,齊景公站起來想要去迎接他,但鞋子太重了,景公僅能把腳提起來,要想移動很困難。

  齊景公于是開口問晏子說:“天冷嗎?”

  晏子看到景公的鞋子,回答道:“君王何以要問天氣寒冷呢?古時圣人裁制衣服,冬天的衣服輕柔而溫暖,夏天的衣服輕松而涼爽。如今君王用這黃金美玉做雙鞋子,又在冰天雪地的寒冬里穿著,不但重還不暖和。鞋子太重,使腳的負擔過重,不能行走,如此不適合穿用,便失去鞋子產生的本意了。這樣來看,魯國這位制鞋的工匠,不知寒暑季節的變化,不知輕重的份量,妨害這常理常性,是他的第一條罪狀;裁制穿飾不守常規,使君王穿上這樣怪異的鞋履,為天下諸侯所嗤笑,這是他的第二條罪狀;動用大量的財物,卻不能作對國家有益的事,不愛惜百姓勞力財力,積怨于百姓,這是他犯的第三條罪狀。臣請君王能依法拘捕,并且派官吏審判他。”

  齊景公聽了,心有不舍,馬上為工匠說情道:“這位魯國的工匠,制作這雙鞋很費力,也很辛苦,就釋放他好了。”晏子聽了,說:“不可。臣聽說,辛苦去從善之人應給予重賞,可勞苦身心去為非作歹之人,應治以重罰。”

  景公聽了,默然不做聲,如此,晏子在退朝后,立刻指派官員拘捕這位魯國的工匠,叫人押解出境,命他今后永遠不得再入齊國境內。

  之后,景公也脫去這雙金玉所做的鞋子,不再穿它了。


景公夜訪臣共飲

  齊景公有一次飲酒,時已入夜,卻想到晏子家,找晏子一起共飲,于是就帶上侍從,前往晏子家。

  侍從中有先行的人,先到了晏子家門口,便敲門通報說:“國君駕到!”守門人聽聞,立即報告了晏子,晏子知道后馬上穿上黑色禮服,迎接君王于門外,向景公作禮問道:“諸侯莫非有什么變故嗎?國家莫非發生什么事故嗎?君王何以乘夜屈駕光臨啊?”

  景公聽了有些不好意思,說:“美酒的滋味,金石的樂聲,愿與先生同享啊!”晏子聽后,得知并無大事,回答道:“置席設酒,服侍君王,已有人了,微臣不敢奉陪啊!”

  聽到晏子的委婉辭謝,齊景公也不勉強,但依然不想回宮休息,便說:“轉去司馬穰宜的家吧。”因此,一行人離開了晏子的府第,向司馬穰宜家走去。

  先行的人到了司馬穰宜家門口,又叩著門通報說:“國君駕到!”

  司馬穰宜聞說景公親自駕臨,看看時已入夜,不知發生何事,立即披上鎧甲,戴上頭盔,持上戰戟,迎立于門外,向景公作禮問道:“諸侯莫非有了戰事嗎?大臣莫非有人叛變嗎?君王何以乘夜至此,屈駕光臨呢?”

  齊景公聽了,仍然笑著說:“美酒的滋味,金石的樂聲,愿同先生共享啊!”司馬穰宜聽后,心上的石頭落了地,卻也跟晏子一樣回答道:“置席設酒,服侍君王,已有人了,微臣不敢奉陪啊!”

  齊景公聽了,有些掃興,但也知道兩位大臣的品行,只是仍不想回宮,說:“再去梁丘據家吧。”于是,一行人又前往梁丘據家,先行人一到,就叩門說:“國君駕到!”

  此時,梁丘據聽聞國君來了,便左手拿起瑟,右手提著竽,一面走,一面唱著歌,出迎于門外。景公看了很高興,說道:“太令人高興啦!今晚我可以喝個痛快了。沒有他們兩位先生,何以治理我的國家;沒有這樣一位侍臣,又何以歡娛我的身心呢?”

  當世的君子聽聞此事后說:“圣賢之君,所交皆屬益友,絕無茍且玩樂之臣,而景公不能及,故益友與倖臣并用,最后僅得不亡而已。

晏子辭景公之賜

  一次,晏子正在家里吃飯,景公派遣的一位使者正好前來,晏子見他還未吃飯,便將自己的飯食分給使者吃,結果,使者沒吃飽,晏子也沒吃飽。

  使者見晏子身為齊國的重臣,竟然連接待賓客的飯食都沒有,分了食物給自己,彼此都未能吃飽,感到很驚訝,于是回去后,便將此事報告給景公。齊景公聽聞后,也頗感訝異,感慨地說:“唉!晏子如此貧窮,寡人竟然不知道,這真是寡人的過錯啊!”

  于是,景公特地派了官吏,拿了千金與市租要賜給晏子,以此來接待賓客。然而,晏子卻推辭不肯接收。景公再三要送給晏子,晏子才很鄭重地向景公拜了兩拜,辭謝說:“臣家里并不窮。臣將君王的恩賜被及父、母、妻三族,又延及交往的志士,救濟了許多百姓,君王的賞賜實在是太厚重了!臣家里并不貧窮啊。臣聽說,從君王那里厚取,又厚施于百姓,以君之惠,爭君之民,是代君治民,忠臣不如此做;從君王那里厚取,卻不肯施于民,這是私藏己用,仁者不如此做;進取于君,退又不能濟士,身亡后將財產留給他人,如同家臣為主子藏財,不能將財有所利用,智者不如此做。而一個人只要有十稯布、一豆食的量,就足以免于饑寒了。”

  景公聽了,仍然希望晏子接受,于是又對晏子說:“昔日先王桓公,把書社五百賜給管仲,管仲并不推辭,也接受了下來,先生您又何必拒絕呢?”

  晏子回答道:“臣聽說:圣人千慮,必有一失;愚人千慮,必有一得,臣想,或許管仲當初之失就是臣今日之一得吧?”因此再拜而不敢接受。

  又有一次,在午餐時,梁丘據到晏子家,見他家吃的是粗茶淡飯,很簡單的素菜,肉類很少,于是就告訴了景公。第二天,景公便要將都昌封給晏子,晏子拒而不受,說:“富貴而不驕者,臣未曾聽說。貧窮而能無怨,臣是也。臣所以能處貧困而無怨恨,因為以貧為師,故可安于貧困,心無外染。今君王封臣都昌,等于是改變臣之師,輕師重封,將使自己被外物所惑,喪己于物,所以臣不敢接受啊!”

上一篇:身穩如獅——王者風范
下一篇:國學經典之——三字經

公司新聞

More

聯系我們

電話: (025) 6603 7861 (025) 8337 6216
手機: 139 0516 7376
傳真: (025) 8337 6216
郵箱: 664072775@qq.com
QQ: 664072775 郵編: 210000
地址: 南京玄武湖公園環湖路祥名樓

1516cba总决赛比分 网赚项目推广渠道 bg真人网络棋牌骗局 百万彩极速快3 彩种江苏快3 手机全自动挂机网赚软件 吉林快3走势图直播 快乐8下载安装 上海快3采集接口功能验证 山东群英会遗漏统计 bg视讯杀猪原理 浙江快乐12彩下载 华东15选5开奖今天结果查询网站 mg平台网址开户 深圳风采轩户型4 澳洲10稳定5码计划 幸运快3计划哪里可以下载